<dl id="0c6ni"></dl>
<dl id="0c6ni"></dl>
<li id="0c6ni"></li>
<div id="0c6ni"></div>
  • <dl id="0c6ni"><s id="0c6ni"></s></dl>
    <dl id="0c6ni"><ins id="0c6ni"></ins></dl><li id="0c6ni"><ins id="0c6ni"></ins></li><nav id="0c6ni"></nav>
  • <progress id="0c6ni"><span id="0c6ni"><ruby id="0c6ni"></ruby></span></progress><dl id="0c6ni"></dl>
  • 主題: 請劉瑞英書記和郭峰市長為我做主

    • 簡單的頭腦
    樓主回復
    • 閱讀:5628
    • 回復:0
    • 發表于:2018-8-28 11:09:03
    1. 樓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德興社區。

    立即注冊。已有帳號?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

    尊敬的劉書記,郭市長:

        您們好!

    我叫胡x霞,是德興市泗洲鎮金家居委會村民。我父親胡xx(現已經去世),原來擔任地方干部很多年,當時泗洲鎮政府招商引資,由于外商資金出現問題,政府要求我父親拿我家的房產以個人名義向銀行貸款十萬元幫其度過難關。政府、銀行、和我父親三方于2000年6月13日鑒定了《抵押擔保借款合同》,后由于博森服飾有限公司經營不善,該借款一直沒有償還,政府根據鎮黨委、政府做出的決定是因而造成的經濟責任由泗洲鎮人面政府承擔。(政府至今沒有償還)

    1993年,政府在胡家畈成立了德興市電訊器材廠,由于經營不善,我父親就以個人名義承包了電訊器材廠,并更名為xx電磁線廠,每年都會上繳承包費用。由于某年(當年我在外讀書)漲大水刮大風,整個廠房破敗不堪,電訊器材廠申請破產。我父親當時找泗洲鎮政府商議希望政府重新修建廠房,繼續租用。當時政府派人員對災后廠房進行了評估,覺得沒有修建的必要。于是和我父親說自修自用就好了,當時我父親問過政府重新修建廠房購買變壓器等要花費巨大的金額,萬一政府要征用廠房的地皮怎么辦,政府答復是,如果政府要征用廠房用地一定會對地面上的覆著物進行賠償的,(我父親在擔任地方干部時大火把自己家的房子燒掉,本想在原地址建造房子,當時政府要用我父親的地皮建造政府食堂,沒有給我父親任何資金補償,只是承諾將來會補一塊地皮給我父親,但是至今也沒有補給我父親地皮)加上政府要求我父親幫助政府招商引資幫忙的貸款也未償還)我父親是老黨員、老書記、毛澤東時代的人十分的相信黨和政府,覺得黨和政府一定會言出必行的。外加當時我母親檢查出患有尿毒癥,沒有時間和精力要求政府寫下任何的書面承諾。所以當時只有口頭協議。

    但是在2018年8月16日晚,我下班回家發現了自己家的廠房綠化帶上的珍貴樹種(桂花樹23棵都有4米多高直徑20厘米左右、羅漢松5棵已經有7年、紫薇2棵、棗樹2棵,胡柚3棵,琵琶樹3棵,桑樹1棵,木槿花8棵)搭建的房屋,挖的水井被全部拆除。(搭建的房屋一百多平米,)并把綠化帶邊的廁所拆除,造成廁所旁邊的房屋嚴重裂開(里面有住戶,他們拆除時并未通知住戶出來)但是把另外一位住戶趕走了。但在這之前我本人并沒有收到過政府給的書面告知書,以及口頭的通知。于是立馬打電話給所在的居委會領導電話詢問此事都說不知道,問政府領導也全部以不知道為推脫。到泗洲鎮派出所報案要求他們立案。但是當時的警員以天已晚看不清第二天在看。但到了第二天我要求泗洲鎮派出所立案,工作人員說要請示所長在看。當時我就到了泗洲鎮紀委書記徐建國的辦公室向其反應了這些情況,徐書記當時就說一定會把政府欠我們的錢還給我,但廠房的賠償還要向領導反映在做決定。這時金家居委會人員通知我去司法所得到的答案是政府欠我父親的錢會還,并詢問我要求賠償的金額是多少。下午張警員打電話給我去做筆錄。剛開始筆錄做的很順利(我問工作人員要多久,工作人員說只是了解情況,十幾分鐘就好。當時是2018年8月17日下午5點整)。但做到一半時,泗洲鎮派出所所長沖進來,說我沒有資格,我啰嗦,憑什么拆廠房要告知我)然后說要我留到8點以后,甚至更晚,并把幫我原先幫我錄資料的工作人員叫了出去,讓另一位工作人員幫我錄。但是后面一位工作人員看到自己領導的態度,以及對我情況的初步了解,外加當時我有事就讓我第二天去錄資料。由于泗洲鎮派出所所長的態度我無父無母一個單身女人實在是不敢在去(我怕他真的會非法關押我)。

    我父親在世時泗洲鎮政府重來沒有對xx電磁線廠有強拆強建的現象。但是在我父親去世就欺負他的女兒我。不僅對其廠房強拆,還對我進行言語上的侮辱。2018年8月21日,我打電話給泗洲鎮政府有關負責此事的人員得到的答復是到時在看。

    注:我父親在世時政府沒有對其占用的地皮進行賠償,在其死后由于其他村民的走訪賠償了捌仟元。

    就這幾年德興的發展,讓我看到了一個開明開放的政府的所作所為,我相信我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是極個別黨的政府的蛀蟲的私自行為,請開明公正的領導為我主持公道,為盼!

     

                                                                                             胡X霞

                                                                                                 2018年8月28日

      
    二維碼

    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
    加入簽名
    Ctrl + Enter 快速發布
    ""
    11选5有什么技巧